你们都在希望能够不枉此生,而我却只希望能完成一场修炼。

“出”和“轨”这两个字,在何璐的字典里根本无法组成一个正常的词汇……

如果分一次手要一个月才能不再阵痛,不再时时都想求他回头,想到他名字时不再心慌手颤,那我已经成功的走过了三分之一的路段。——-《失恋33天——黄小仙》


欧洲科机构院士


曹进德



巴基斯坦科机构外籍院士


曹进德




欧洲科学与艺术院院士


曹进德